片段之三

那幅主题为"挤奶"的画最终决定挂在楼梯转折处的墙上,画面是一个女人飞向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而男人伸手抓住了女人的乳房。林叔或许是想挤干手下人的奶,于是耗了一个上午找设计腰线的两个姑娘泡茶。我在那个地方很自由,想找书看就看,想喝水自己去端,厕所的洗手盆还是石头做的,所以滴水穿石就在如厕之间。用两粒5号电池的佳能单反,跟仓库里的摄影棚格格不入,缺点就是没有软性饮料或酒,感觉不同于坐在Mr.Blue,二楼偶尔传来涂哥的歌声,专业声乐组在设计组以入股者生存。地板埋了水管,龙头开启后从磨盘里涌出。吸烟室的沙发椅被傻狗霸占,点一支烟我去小花园里欣赏,台风后被摧残的遮阳伞与隔壁家鲜为整理的杂草,坐在藤椅上歇会儿,抬头林叔也正抽着烟在玻璃里看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