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烟区也变冷清

醒得好早,再无睡意。
很不喜欢那些容易伤感的,或者会导致对话的某一方觉得受伤的话题。至少面对面几乎不会主动提及,如果被提及,能不表态就不表态,或者干脆点转移话题。
很好笑,如果没有翻翻lofter或者看Aperture里乱七八糟的照片,我可能还不知道14年过得蛮有意义。记性已经差到前天我下的赌注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当然我还会参考某人的timeline做些结合。

Pge说“你这是老友记第十季最后的剧情啊。”
我也会惊讶自己。可是刚刚翻到5月份的日记,才想到“哦,外公是今年去世的。”我忘记了?不可能吧?那为什么会诧异?我想了个合适的理由,就是那种感觉太容易被召唤了,像是前一秒才发生。就跟昨天一样。

几年前我还是偶尔有机会送老头子上来接他的车。但我们只拥抱过一次。已然不晓得是在第几次去武汉。抱完他就掏出手帕擦眼泪。对,那时候他还用手帕。完事儿拍拍我的肩,你是男子汉了,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经典对白的用处其实就是一点用都没有,才显得好用)
有时候我在想,手帕会是他招蜂引蝶的一件利器吧,至少我当时都有些把持不住了差点悲伤逆流成河。
“为什么又要去那么久?”
(你看我只能回忆得起这种场合感人,对白清晰,镜头感十足的画面)

于是在给了我五分钟之后。可能,如果不去会后悔,去了便心安这种简单的思维就能给我这个超难约的人足够理由。头发没吹干,套衣服戴毛线帽,蹬鞋。
“翕之我出门一下”他还在睡。
在校门不远外的7-11看见辆空的,想都没想立刻跳进去。
“师傅…去…”
他指挥完隔壁在倒车的货车后转头,拍了我的肩一下。
“不好意思,我约了…”
“哦”
呯,甩门,继续跑。
“好累,我是多久没有运动了,为什么脚步这么重,身体好重,如果马路上也没有的士怎么办?”
我不可能会狂奔六万步下山吧,会低血糖晕过去吧,如果晕倒了那也太丢人啦…其实我根本不必担心,有的人运气就是很好,手凉有人疼,我能感觉刚洗完热水澡就已经恒温的手渐渐冰凉。特么就是一整天没吃东西哪来的热量啊!反正自我催眠的话都想好了,跑就是了。
接下来就上演了“五旬依伯拓海附体,超红5山道狂飙”的戏码。
自觉运气一直够好。可是拨号码时还是虚了。先是FaceTime Audio,可能关了网络吧?立马换拨号。

“哦,反正已经够了啊,我只是想来颜社喝杯咖啡”
……
“还有3.7km…妈蛋居然今天歇业”
那就当散步吧,随便走走。
原来,那种形单影只就是经过的一切还都很熟悉,连半筋半肉的拉面都得配难吃的甜青菜,大哥大门店那位小哥在门口透气,还有老气的洋装,依然没有想要的DVD。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我才懒得只从照片上看这个地方,那该多么伤感,统统删掉吧。
我焦躁得连走三根,这是今天的量。

风好大,回去吧。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