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觉前的自述

我开始把自己和周围的一切都分离开来。
我觉得没有什么是我值得开口评论或者对谁露出笑容。
那些强颜欢笑從側面看更像是嘲笑。我也是在無意之間覺得自己對別人有了這種感覺。那些負面的情緒,會讓我有挑戰一切的衝動。但我知道我必須人道,必須會利用時間處理好現在的處境。
人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不過是靈魂驅使著肉體。人際交往就是靈魂之間的觸碰。我臉皮比較厚,這層隔閡很重。
我面對的真正鬥爭就是打破自己。我或許得重新考慮過去幾年或有答案,或仍迷惑的問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