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我的口音本身多变,不会被台湾腔再加以扭曲。我常常会想如果我的语言天赋拔群那么长于福州,父讲闽南语,生于客家话体系,这三种就都应算是必备语言了。也罢也罢,独善其身用来自我安慰,无需攀附任何权贵。专心想着自己要做的事情,去做就好。

刚吃完食堂的晚餐。台北的食物没想象的难吃,虽然说小吃很多,但其实那就是大陆小吃的汇总。来这的第一餐就是食堂,自助,称斤,80台币就足够丰盛,毕竟干净简单的餐具餐桌,也没有谁会暴饮暴食浪费太多,口味简直跟福州没差,如果有荔枝肉摆在那我就真分不出跟福州菜,在甜度上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环境更讲究而已,本质上。。。这两天地沟油消息满天飞。该刷的BigMac巨无霸不会少,套餐价99台币如果是在福州,他妈的我可能走在街上不自觉就冲进去刷一个,这里没有加大的概念,大杯饮料,折合今天的汇率才20块2毛7分,任选一个汉堡加一杯饮料才50台币,照样多的是人每天排队刷新。

所以这段写完我专心想着的事就是怀念下福州菜再加上钟爱的麦当劳?

估计走到哪我都会想进当地的麦当劳吧。巨无霸就是加强版的牛肉堡,从小吃到大的东西怎么可能割舍。对面街的Mos简直难吃到爆,Burgerking那种加层限时的吃货游戏,限速的话哪还有我次次四口一个的乐趣。又不是几十秒上90几楼的101,第一眼窗外恐高症都还没来得及犯,就急于找寻被乌云遮蔽处遗漏的光感跟色块。我怎么会去研究那些街道的节点跟开放空间的组合呢,仅是想记清被光照过的每个细节就足够花上一天时间。

我知道这种感觉迟早有天会在福州重现,当我站在地铁站牌边看着上面写着新店。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