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还不下

空气闷到浑身发毛,连着两天的乌云积蓄了多少能量?我蛮期待会有场风雨交加的夜晚,对得起我熬了两天的挣扎。
昨日,阴,国际母亲节,我把头发梳成印象中老头子年轻时候的样子,原本以为她会觉得感动,她却说:“一点都不像。”
可能是因为确实没遗传到他们俩的基因,他们共有的双眼皮我没有。倒不是很在意长相上的问题,贫困潦倒的人家通常老得快,或许这样说不够科学,关键在于生活方式吧。农民日晒,搞海产的风吹日晒比农民还惨,也不过是外表上的变化。内心质朴的人总是容易在人群之中更好生存。如果糟糕到得考虑生计,可能在某些利诱之下会改变些什么,这也是种人类习性,在无法接受原有秩序之后,就自己创造自己的秩序。《人体交易》一书揭露了太多,或者是巴西贫民窟的生存法则,这种栗子炒都炒不熟。
于是,在我下车之后吃了顿糟糕的淳百味。我以为他们好歹会有些改变,毕竟好久没再吃过。
“它为什么还不关门。”我用眯眼的表情说。这种从没好感的店就算多骂几次也不觉得过分。

一进家门口就看见她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结果半小时后我吃了顿还算体面的晚餐,她说,奶奶7点才到。
“她几点回来的?”我用眯眼的表情问外婆。
“5点就回来了,一回来看到什么都没做就立马自己干起来了。”
我的上杭话听力水平已然接近及格。

渐渐觉得由她女权专政当之无愧,老头子太废了。

他居然让她承受到了无依无靠的感觉,作为近日听大悲咒入睡的借口,她如是说。
我边帮她按摩肩膀,她边向我吐苦水,仍然是女权主义者该有的自信,不过失落是掩盖不了的。
30天1w利,已经过去了20天。
而我之前一无所知,我能做的也就是增加手指的力道帮她按摩。
“你确实不像他。”

其实我觉得至少现在而言,我跟他一样废。我能感到一丝信任不过是当我被告知真相的时候,但那又能怎样?处理你的问题最终还是得你自己做。

晚上下雨吧,这样我明早回学校会凉快些。好了,奶奶来了,带着患病的姑婆,她起身,又露出热情与自信去迎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