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正在做的Demo合集papercunt的第四首小曲,也是papercunt的姊妹曲。情感氛围的不同跟音节的采样已经透露了故事到了拐点。从刚开始的湖边约会,到阿飞坐着火车,离别爱侣,思考自己的人生信条,坚信自己依然狂放不羁,永远处于青春期。别离不在秋季,热浪里的夏,濒死前也要凉快点,把自己丢进羽毛里,闪念的人生跑马灯或许才能一直循环在最钟意的过往。思绪随着视野抛离远方,lost and found,开始新的轮回。

这张Demo我会尽量勤更,在悠长的假期结束以前。

「榕樹下的路不是給人走的」

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希望我们没有烦恼

下雨 打雷 停笔 她躺着 我也想躺着

趁马克笔还没发霉 撸了张赛博朋克风格的嵩口一景 很不失落 没有科技感 我反正相信未来还会有这番保守的人文景致 但是就连和尚也住在太空船里 只有狗剩儿才留在地球

实在太无聊了 无聊到发霉

the Way to Cyberpunk

Oil on Canvas Panel   40 x 40 cm

未来依然阴暗

天还没亮,我就被“啪嗒…啪嗒…”的水声弄醒。“这或许是二重梦”,第一个念头毫无滞后地闪过,这种带水的梦向来不怀好意,“马德,我难道又尿床了?”说实话,一直尿床到一年级,不晓得是哪片神经发育迟缓,而此时我也分不清这重梦里的我是几年级。窗外虽然还暗着,但是景色不熟悉,没有马路,树叶皆落,树杈分得很细密,错综复杂似乎猛地往窗子里伸长。我确定这不是福州,也不在南方。南方的冬天,树叶始终挂着,是南方没有暖气的倔强。这也不是在武汉,武汉太冷了,没有电热毯怎么能睡着?“电!”我赶紧确认我的身子下没有这东西,不然这场梦里的我已经元神出窍了。“那就把灯打开好了。”
“咔”,我把过道与屋内的灯都打开了,“我的天。”原来“啪嗒”声不来自我的床,而是过道的出风口下的鞋架子,木头已经泡烂。我真想换一场梦,这种带着诡异感的场景宁愿把自己叫醒,我确实有这种控制梦境结束的本领,但是昨晚看书太迟,醒来再睡会更累。于是我顺着场景的条件,拿了俩脸盆,一个放我的床上,一个搁在鞋架上,有逻辑的结束这场梦了。走向沙发,去另一个梦。

10月25

工作繁忙,早起晚睡。日均面对电脑时间超过十三个钟头,异常羡慕离书近的友人们,唯一能缓解情绪的方式也就是塞耳机听歌,办了网易云音乐月费,部分时候还是需要去虾米跟soundcloud。

上图为听力测试合格证。

给IM04试了宇宙色水性漆,效果太骚,还是抛掉logo的纯黑钢琴漆面好看,准备好了一条8芯铜线,过两天寄到。

前两日开玩笑说要成为"录音癖",然而D100还躺在盒子里,并没有随身出街的任何预兆。我当下的状况缺失了一些仪式感,贸然开箱反倒是对所喜欢事物的侮辱吧。毕竟除了拼命挣钱,留给它们的时间在现阶段是极少的。

外业项目结束后的工作少了很多乐趣,再过五个钟头,街角的锅边店,公车上,一路在Ingress里轰炸着启蒙者的portals,耳塞里是N叔白叔14叔B叔各种叔替我舒缓没睡够的晨气,事业单位依然有项目负责通宵达旦被我叫醒,二十二点后踩着共享单车行走在不同线路上,今夜又是J.Cole《Apparently》

"I keep my head high

I got my wings to carry me

I don't know freedom

I want my dreams to rescue me"

今年收的专辑很少,说唱更少。主流很难伴我入眠,于是挖了些比较有记忆点的歌曲。不介意关于何事,只要躺在床上时合适就好。我对别人没那么多要求了,自己也更不想多付出什么,知道万事如我意有多难,也明白伤害自己是多么可耻。少了很多寄托之后精神分裂好了许多,只是很多时候会忘词,忘了自己这场的角色该用什么情绪说再见。别扭的像孙悟空被捏住了尾巴,没了天赋。不讨喜吧,能睡着就好了。

昨晚回到酒店,打开电视,随便点了电影分类的某个就去洗澡,出来一看蛮诧异的,放的是《志明与春娇》。嗯。来云南二十几天了,一根烟没抽,即便局里所里随处可见水烟筒,对我也没有太大吸引力,递来的,慢慢习惯合十后拒绝。我或许真的戒烟了,却也没有答应谁,没有目的,替代的是一路上多变的环境。微气候太过丰富,反倒在我心里添堵…说来也好笑,晴雨不定,我没有乱发脾气,只是琢磨不透很多事,也琢磨不透自己。n55!w!

想要一直画画,可能会穷个十年,还好他们不需要我养的。

Naked NO.4 : ZhaoMing Wu 's Still Life   Oil on linen  50x50cm

Naked NO.3   Oil on Canvas Panel 18x24cm

有种苦闷似是摔门而出,一刻也不愿多停留地闹别扭。然后大口吸烟,幼稚地讲话抑扬顿挫,只要你想,我就能有死里逃生的勇气,去趟阴曹地府,抚摸尸体,回来,再在那甩出个冷色,朝那打个暖光。

伪延迟模仿阳明山的吉米曼   Oil on linen  50x50cm

人总是念旧的动物。但在穿过记忆的隧道和猫空中远眺之后,斑驳总难以掩盖,好像我从不需缅怀。这些见不得光的黑啊,让我抓不清模糊的夜幕。任何一丝光亮都将毁了它,将腐败的尸体再次暴露。欲盖弥彰,甚是遗憾。这过程很像将象牙焚烧,黑的很虚伪,很做作。


烦了一个钟头,明天不画素描了

失神者亡   Mistsu 6B on Paper  53.0x37.5cm



Something about Alzheimer's Disease

这回倒不是难产,而是直接被打掉。胎死腹中的滋味真不好受。只能说明还不够独立。

Alzheimer's Disease NO.6   Mistsu 4B on Paper  52.0x36.8cm